【媒目】校董“点招”点中谁的死穴?   媒目

【媒目】校董“点招”点中谁的死穴? 媒目

时间:2020-03-23 11:49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  (本文首发 新京报微信 ,您可以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 新京报 ,或添加微信号: bjnews_xjb 了解更多精彩内容)

  一年一度的高考结束了,很快将进入录取阶段。这时,一个热词 点招 进入公众视野。

  据媒体报道,一企业主爆料,他是某知名高校的 校董 ,每年捐100万,作为 回报 ,每年学校招生时就会给一个 点招 指标。

  早在2011年,《科技日报》的报道中就提到, 点招 是民间说法,事实上叫 选择性计划 ,指考生分别达到一本、二本、三本和专科的省控线,但未达到相应批次的高校录取线,由高校降分录取。 指标都由学校主要领导直接掌控 ,这类招生,各高校控制在计划招生的5%以内。

  据记者调查,自主招生、艺术类招生及补录已成 特招 腐败的重灾区。尽管教育部已经明令禁止 点招 ,一些高校的确仍然会留出少量机动招生名额。

  今年高考前夕,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就业处原处长蔡荣生因涉嫌受贿罪被逮捕。经查,蔡荣生在学校特殊类型招生过程中为考生提供帮助,收受贿赂1000余万元。

   异化 的校董

  跟 点招 同时引发关注的还有 校董 。

  我国大陆第一所建立校董事会的大学是汕头大学,李嘉诚任董事会的名誉主席。在汕头大学建立初期,李嘉诚先生也22次亲临汕头大学与校董会同仁一起对学校校园规划,办学规模,师资队伍建设,仪器设备的购置,教职员工的生活,学生的学习等日夜运筹。

  在英美等国,校董制度的一个作用是防止自主招生腐败。大学董事更像是 立法机构 ,不参与大学的日常事务管理,而制订大学规章、大学的长远发展规划,并保持大学的独立性。董事会、校长(行政管理层)和教授形成三权共治的格局。

  虽然我国《教育法》、《高等教育法》中并没有 校董会 的法律地位。但是近年来,我国高校在推进现代学校制度建设时,纷纷把成立校董会作为亮点,包括国家教育规划纲要也谈到要成立校董会。

  然而《东方早报》称,听起来现代意味十足的校董制度,在现实中,为何在个别地方沦为权钱交易、学术腐败的藏污纳垢所在呢?现实中的某些校董会,并没有改革大学官本位的治理结构,该报更将目前的校园董事会比喻成 功德簿 向大学捐款若干,就能上 功德簿 。

  某些高校的一些校董既非民选,也非学有专长,所做的就是捐钱。他们的出现不是为了制约腐败,而是为 腐败 留的后门。

  据人民网报道,前几年,某些高校每年 点招 收费都在1000万元以上,这成为教师福利和学校发展经费的重要来源。在金钱的作用下,某些领导默许 点招 ,学校打开 点招 之门, 校董 就这样产生了。

  平时不信 佛 的凡人,送上了香油钱,就得到了荫及子孙的特权。更有甚者,将这种庇佑变成生意。捐钱、拿 点招 名额、再转手他人。或卖钱、或转赠 生意合作伙伴或有所求的官员 作为一种隐性投资以求未来更大的回报。

   点招 的后台

   校董 异化, 功德簿 的两头恐怕都难辞其咎。可以说,收受 香油钱 的 有权一方 责任更大。

  正如《羊城晚报》所评,更令人羡慕的不是这些有钱人,而是掌握着招生名额的学校。买 点招 的校董只不过是这个生态圈的 低端 群体。卖 点 的校方和接受 点招 进贡的官员才是吃肉的,有钱人配合完全了这个利益链,跟着喝了汤。真正 不是 校董 有钱 而是权力无价 。

  在国人看来,高考是目前最公平的选拔制度,几乎也是众多寒门学子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。守护 圣地 的校方如此地 入世 ,影响的不仅是公平的 招生权 ,还伤害了人们的信念。

  《扬州晚报》调侃道,校董的介入,又给本来公平的高考添了许多不确定因素 你考得再好,说不定也拼不过富二代,因为他们有一个当校董的爹或是认识校董的爹。

  对于 校董 为何获 点 ,《新京报》社论进行了更深入的探讨:我国高校在改革中存在很多类似的异化,原因在于改革由行政部门主导,行政力量为维护自己的权力和利益,就对改革进行 自定义 ,结果是,在国外学校办学中起到重要作用的治理机制,被 引进 之后全部只有概念、形式,有的甚至成为贪腐的帮凶,利益输送的管道。

  《新京报》建议,改革的方案,应该由全体教师、学生参与讨论、制定,像成立校董会这么重大的事件,绝不能由行政主导,如此,校董会才能为学校办学注入正能量,而不是变成败坏学校风气的利益场。

  其他媒体也纷纷献计献策,莫把 点招 变成 点钞 ,根治 点招 腐败,尤须信息公开。权力纳入法律框架之内运行,才能堵住权钱交易的 暗门 。

  看来,查处 点招 不可 点到为止 。

  新京报新媒体记者 戴熙婷